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孕妇姐妹
孕妇姐妹
话说在T城, 住着一户邰姓老夫妻,两人结缡超过45载,鹣鲽情深,膝下虽然没有儿子,却孕育出三个年轻标致的女儿。个个长相清秀漂亮,性情体贴和善,是长辈、亲友眼中的好女孩。如今,三姊妹先後出嫁,都觅得良好归宿,为街坊邻居所乐道。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,三人居然在同一年间分别怀了身孕,转眼间就就要初为人母了。大家尽道邰氏夫妻一定积德不少,蒙上天眷顾,才得以成就这世间难得的幸福!然而,古语又云:「人生无常」,美丽聪颖的三姐妹竟同遭大难,受尽淩辱,最幸福的故事瞬间急转直下,成了一桩悲剧去年十一月初,某个秋日的周末,邰家三姐妹展开产前最後一次的结伴出游。是时,大姐邰韵珊已怀孕三十七周,离预产期已经不远。姐妹三人搭乘计程车,沿着平缓而上的山路,前往一处据说是「孕妇与老年人胜地」的度假山庄。这地方是小妹邰琼华在网路上偶然发现的,她自幼便好奇心重,长大後亦然。见到别人评价「好玩、不错」的地方,总想亲自前往。於是好说歹说,才把两个姐姐拉了来。韵珊上网查了查,发现该山庄好评不少,此趟三人旅行也终於拍板定案,殊不知却是噩梦的开端

  度假山庄位於T市东郊山上,地处偏远,连计程车司机都承认差点认不得路。然而,一路上风景优美,空气清新,金色耀眼的阳光撒落在路面上,让人觉得温暖、舒服。琼华高兴地拉下车窗,对两个姐姐说道:「看吧!我就说这次出游一定不错的!」邰琼华今年24岁,身高164,工作刚满一年的她大学甫毕业,就踏上红毯,另一半是她实习期间公司的年轻副总。夫妻俩感情融洽,从她为爱所滋润的瓜子脸便能窥之一二。她的身材苗条而结实,灿烂又带点性感的眉眼,搭配一头黑色微卷长发,让她平添不少活泼的气质。虽说已有32周身孕,却仍旧好动。

  那天,琼华身穿浅橘色孕妇洋装,一双大眼往窗外四处张望。眉宇偶尔流露出异样神色,因为她想起了前天晚上和丈夫翻云覆雨的情景。她是三姐妹中唯一在怀孕六、七个月後,还敢从事性交的。她个性迥异於保守的大姐和内向的二姐,身体觉得想要时就来。诚然此举可能对胎儿不利,但她就是忍不住。

  29岁的大姐邰韵珊恰巧相反。小时候,人们见到二人,总会问:「怎麽姊妹差这麽多?」她从来不像小妹冲动行事,行为举止保守为上,循规蹈矩。拿这次怀孕为例,才怀孕十六周,就坚决不许丈夫再来了。她万般珍惜肚中的孩子,是个男丁。对韵珊来说,这小家夥比什麽都来得重要。她丈夫是个大老板,婚後让她在家当全职主妇,而这种男人的心偏偏是很难抓住的。韵珊明白嫁给这样人,能做的就是跟他家人关系打好,再生下一个儿子继承家业。

  车上的韵珊平静、端庄,娇美的脸即使未施脂粉,照样美丽动人。160cm的丰满白嫩身材上,罩着灰紫色孕妇洋装,更符合她的气质,显得高贵又典雅。

  坐在韵珊和琼华中间的是二姐邰仲茵,从小沈默寡言,内向害羞。长大之後,社交也不很圆熟,父母常开玩笑说她这辈子会嫁不出去。话虽如此,但她毕竟也是个美女,尽管对什麽都漠不关心,却引来不少男同学争相想保护她。仲茵身高只有156,是三姊妹中最矮的一个,却不影响美貌。她是十分耐看的女生,长得清秀乾净,齐耳的俏丽短发散发脱俗之感,身材比例也颇匀称。如此美人,矮一点又何妨?

  仲茵在前一年年底找到如意郎君,对方对她疼爱有加,算是给三姐妹的婚姻添上了完美的一笔。她现年26岁,怀孕二十八周,肚子看上去比琼华还大些。一袭简单素雅的白色连身裙穿在她身上,如同从油画中走出来的人。

  姐妹三人在车里时而说笑,时而欣赏风景,一个多钟头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。计程车停在一排银杏树林前,三人高兴地走下了车,她们已经久未接触这样的风景。山庄占地宽广,林间设有许多小木屋,客人可以选择在庭园或林间休闲娱乐。几对银发夫妻互相搀扶观赏风景,看上去他们本身也成了风景。

  早有一位服务生上前接待,带着她们在树林间平坦的碎石小路信步而行,并介绍环境。洒在地上的阳光,四周清脆的鸟鸣,使人心旷神怡。她们最後选定一间小屋坐下,从行囊中拿出准备的饮水和食物,一边聊天叙话,一边等候服务生回来。

  琼华坐不住,对两位姐姐说道:「我到附近逛逛,不久就回来。」於是站起身,挺着肚子离开小屋。很多客房并没有住客,看来这个周末并不拥挤。她享受着清新的空气,不知不觉来到树林深处。这时,她觉得身旁传来一阵不一样的声音,於是站在原地仔细聆听。细细一辨,和平常跟老公在床上激战时,自己发出的声音相像。她想:「鸟类有这等叫声吗?不对呀!应该是人的声音,一个和男人在『打野战』的女人!」她一时兴起,寻找声音来源,最後朝着一间小木屋走去。

  离发出声响的木屋越来越近,琼华也更加确定之前听到的是女人叫床、呻吟的声音。「我和老公『办事』,也没这样喊过呢!」她暗想着,心中替对方感到难为情之余,竟也生出一丝快感。当她走到木屋旁,在墙外站了一会,那丝快感竟变成难以控制的慾望。

  原来树林里的小木屋是百分之百原木搭建,连墙壁也用木板钉造。这房间的墙壁有两块木板间隙稍微大些,隔着三、四公分的缝隙向内望,房中的大部分景色尽收眼里。如此这般,琼华就眼睁睁看见一场「活春宫」正热烈上演。更让她兴奋的是,女主角是个孕妇,一名肚子和她差不多大的孕妇!

  就看那孕妇全身赤裸,一脚站在地下,另一脚则踩在身旁沙发上,脚踝处还吊着内裤。她身体微侧,身後逗弄她的男人也被琼华看得一清二楚,同样全身赤裸。男人一手不断搓揉孕妇丰满的乳房,另一手在浑圆的腹部来回抚摸,已然挺起的肉棒一下下摩挲着股沟。尽管蜜穴还未被触及,孕妇早发出了阵阵呻吟,踩在沙发上的腿不住地靠向另一条,双手同时摩擦着双腿根部。

  「呵呵~~我看你忍不住了吧!」男人轻咬孕妇的耳尖,一面笑道。孕妇听到这话,索性拉住男人在孕腹上徘徊的手,直引向下阴。男人戏弄地在外阴绕圈,始终不进去。孕妇终於忍不住,大声哀求道:「快快进来…啊~~~」那男人才终於将一根手指放入孕妇的小穴,拇指则逗弄着敏感的阴蒂。仅仅一只手指,孕妇就已激动不已,死命夹紧双腿。男人再使劲摩擦股沟,拨弄红肿的蓓蕾,再向小穴伸入第二根手指。「呀~~啊哈啊~~~」孕妇口中浪声连连,股股淫水不停向外喷出,把沙发弄湿了一大片。

  此情此景,琼华双颊绯红,满脸发烧。她回忆起丈夫也常常这样逗弄,有时还非听到她哀求才猛然插入。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,看着眼前孕妇和男人交欢,脑中不断闪过和丈夫做爱的镜头…「啊~~啊…好好深啊~~」孕妇激烈的呐喊声将琼华的注意力拉了回来。此际,孕妇两腿跪在沙发边缘的,男人则将肉棒深深挺入孕妇的小穴,猛烈抽送着。这种交媾姿势最让琼华受不了,反应最为强烈。心爱的丈夫也知道,每回就用这个体位攻击,都将她弄到高潮连连,有次竟还让她兴奋得尿了出来。

  眼前的孕妇大概也对这姿势敏感。她满面潮红,急促地尖声淫叫着,双乳拚命来回甩动,大肚子也不住晃荡。男人双手扶住孕妇的臀部,开始急速冲刺。不久,一股接着一股淫水从两人身体交接处溅落,孕妇一边喘着大气,一边淫荡地哀求道:「不不行我我要不行了…嗯啊~~~」两腿不时向内夹起,这是兴奋得快憋不住的普遍动作。

  「怎麽?这麽快就不行了?」男人狂插猛送丝毫不停,说道:「把腿张开,别夹起来!」「不呃不行我我会想尿啊啊~~~」在挺到深处十余次後,男人突然托起孕妇左腿,用手肘夹住,孕妇的姿势从俯跪变成了侧跪,身体正面和蜜穴被搅得涌出淫水的景象,全部展现在琼华的眼前。孕妇以一腿支撑着全身重量和男人猛烈的撞击,脸上春色添了辛苦的表情,但这面容却更勾起男人的慾望。他继续冲击上百下,抽出阳具,迅速将孕妇正面朝上按在沙发上,然後再次展开猛攻。

  男人一面蠕动下身,一面用口衔起孕妇的蓓蕾,并伸出舌尖缠绕逗弄。在孕妇销魂之余,故意用硬挺的胸腹挤压浑圆的肚子,让孕妇既痛苦又爽快。「喔~~~别别压啊呀啊~~~」她失声叫道,下身继续流淌淫水。沙发已经湿透不说,淫水还顺着边缘蔓延到地上。

  屋外的琼华已难以自持,只觉全身发烫。她探下胸前,38E罩杯里的蓓蕾早已坚硬,透过胸罩和孕妇装凸了起来;轻轻夹紧双腿,松开时竟有一股热流从蜜穴里缓缓涌出!琼华当下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,光天化日之下,自己竟淫水连连,可屋内场景让她舍不得离开。

  琼华继续贪婪看着,终於伸出双手,搓揉自己的乳房,抚摩隆起的腹部,并一次次地摩擦双腿。她感觉到爱液渐渐弄湿内裤的裤裆,慢慢从旁边溢出,顺着腿往下流。「啊啊」她忘了自己身处何处,忍不住娇声呻吟起来。

  就在此时,一个男人悄声走到琼华身旁。当琼华稍事休息时,才发现有人站在身侧。她顿时窘得无地自容:自己忘情的行为被陌生男子看见了!现在怎麽办?赶快离开?离不离开还不是一样狼狈?

  但她再看陌生男子一眼,倒觉得他不像要取笑,更不像色狼。男子身高大约185,身材匀称,穿着体面、考究的西装,乾净的脸上戴着一副细框眼镜,给人斯文、友善的感觉。在琼华不敢再往里看的时候,男子凑上去看了几眼,转头对她发出会心一笑。笑容里没有丝毫不友善的成分,这可令她大为感激,心情放松不少。

  屋里的孕妇已被折磨得昏天黑地,发出几乎疯狂的呐喊。男人用左膝压住她的右腿,右手擡起左腿放在肩上,肉棒继续蹂躏孕妇的小穴。孕妇已临近高潮,不顾腹中累赘,拚命挺起腰肢,两片丰臀阵阵夹紧,双乳随身体的颤抖剧烈跳动着。淫荡的景象看得琼华不禁再次发出渴求的呻吟。

  忽然,琼华发觉有双手轻轻扶上了腹部两侧,她知道手的主人是站在旁边的陌生男子。平时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,但现在她已不顾廉耻,强烈希望眼前的陌生人能狠狠插她,让她像屋里孕妇一样达到高潮。男子的手在她身上缓缓游移,悄悄解开洋装上身纽扣,并伸进胸罩揉捏、爱抚她丰腴的双乳。胸前的两颗蓓蕾在挑逗之下,再度挺立起来。

  随後,男子的手移至下身,慢慢掀起洋装下摆,隔着内裤抚摩阴部。「呜嗯哈啊」琼华轻声呻吟着,不断摩挲两腿,恨不得就这样把内裤撩开,让男子的手指得以彻底进入蜜园中。

  「哦~~啊啊啊~~~」房中的孕妇已然到了高潮,金黄的尿水宣泄而下,男人同时将大股精液送进孕妇体内。当他抽出阳具时,淫水和精液泛涌出。看到这番画面的琼华更是难受,不住扭动身体,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侧後方的陌生男子。男子心领神会,二话不说拨开濡湿的内裤,猛然将手指塞了进去。

  「呃啊」琼华忘情地叫道。「嘘~~~」男子立刻用另一手轻轻摀住她的嘴,这才使她想起自己在和别人「打野战」。於是琼华尽力忍住狂烈的兴奋感,一面轻喘着气,一面感受陌生男子极其出色的手部技巧,他的手一直温柔地遮着她的嘴。随着体内手指快速的抽送,不知是兴奋使然还是其他缘故,琼华渐渐失去了知觉…「这里是哪里?我昏去了多久?」正常来说,遇见如此状况的女子,醒来後第一句话就会这麽问。然而当下琼华却什麽也问不出来,因为她一睁眼─其实还没睁开眼-就知道遇上坏人了。

  早在那时,她就感受到了有外力施加在身上,是人的手在轻轻搓着。这种搓弄不是色狼那种急不可耐的使劲,而像在帮人洗澡,力道适中,也比较细致。很快地,琼华判断出有两双手在她身上游移。在热水冲淋下,它们不但搓着她的身体,还插入小穴进行浣洗。她明白内情不单纯,因为嘴里塞有异物,无法开口,表明大事不妙。

  琼华好不容易睁开眼睛,略一定神,眼前景象让她震惊不已:两名穿着泳裤男人分立两旁为她清洗身体,裆部早就被坚挺昂扬的阳具顶得老高。她口中塞了一个表面凹凸不平的椭圆球,两边带子分别绕过耳上与颈部,至後脑系紧固定。手脚也被捆绑固定在两旁的木桩上,完全无法挣脱。其中一个男人见她睁开眼,笑道:「这小娘总算醒了,现在给她剃毛吧!」琼华还没理清头绪,却看见在她右前数步之遥,大姐韵珊和自己一个模样,嘴里塞着圆球,手脚被缚,既不能用力挣扎,又喊不出声。口中发出「呜呜」声如此微弱,完全被「淅沥沥」的水声淹没。

  韵珊应该清醒一段时间,因为负责洗涤她的男人关上水龙头,正无耻地亵玩着:一个站在她前面,掏出阳具,一次次轻顶着浑圆白皙的大肚。另一个站在後头,顶着鼓胀的裤裆摩擦丰满的臀部。尽管出不了声,韵珊痛苦的表情和不断扭动的美体说明了她当下困境。然而奇怪的是,两个男人虽然玩弄着韵珊,但仅限於如此,连进一步揉捏、轻咬等动作都没出现。彷佛眼前的美人是洗乾净要呈献上去的贡品,他们只能趁此时偷偷揩点油水,不敢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琼华听见身後的水声停了下来,她略扭过头去,赫见二姐仲茵就在那里。仲茵大概也醒了,清洗她的男人伸出舌头,轻舔她的蓓蕾,又在大肚子上摸了几下。朝琼华这边一看,笑道:「最後一个也醒啦?赶快帮她剃毛,全部人都等你们了!」「来了,这就来了!」琼华身後的男人说道,顶起她的臀部,让阴部高高拱起,以免挡住光线。身前的男人拿起剃刀,顺手抹了些除毛膏,开始认真地剃起阴毛。琼华全身动都不敢动,生怕触怒男人,随手在身上乱割乱划。她斜眼瞥向两个姐姐,才发现她们的阴毛已被剃成标准的窄梯形。

 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剃毛工作告一段落,六个男人再次仔细检查姊妹三人的身体,小心擦拭一遍,然後说道:「好,该准备了。」三姐妹的心中都有相同的疑问,尤其琼华最感不解:自己先迷昏後被带到这里只是偶然吗?看来绝对不是!那对方是特意绑架她们三人的吗?背後目的是什麽?最重要的是,她们将会被怎样?几个男人适才的对话就透露些许端倪,什麽「这三个小娘清肠子的时候都还没醒哩!」、「真想狠狠操她几下,可惜要先送过去,不能胡来。」、「这麽漂亮的货色,待会必定有好戏看了。」等等,一听便知她们将被送去给某些「人物」享受。等在她们面前的,又会是什麽呢?

  当琼华思索这些问题时,她和两个姐姐双眼被蒙上黑布,鼻下人中部位抹上之前闻过的什麽东西,三个孕妇又陷入了昏迷之中…

【完】